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爱方言  

2010-05-18 12:30:29|  分类: 思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晓文《【原】我爱方言》

 

引用

晓文【原】我爱方言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读了博友sunny的文章《闲玩方言》,很赞同他的观点,也忽然记起寒假在杭州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  当时我带着孩子和另一个人拼车去机场,路上,闲说话,那人问我:“你们大连有方言吧?”我有些奇怪,就回答:“有啊。哪没方言啊?”他说:“我们就没有。”我问:“你哪的?”他说:“我是新疆的,我们是生产建设兵团的,在那长大,都说普通话。没什么方言,挺遗憾的。”

      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方言也是一种财富,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。一种方言的形成得有足够的历史积淀。我是土生土长的大连人,小时候一定是满嘴大连话,但上学后,就学说普通话,正式场合和非正式场合该说什么说什么还能分出来。

     有一阵子觉得大连话挺难听,土里土气,尤其是广播、电视上一出现纯正的大连话,那浓浓的海蛎子味,让我觉得太“丢银”了,哪赶上普通话字正腔圆,显得挺“高雅”的。

    大连最有代表性的词应该是“彪子”吧,记得当年读大学时,一天,我们寝室的五姐,阜新的,郑重其事地跟我说:“以后开玩笑的时候,别说'彪子'这个词,因为在我们那边,‘婊子’都是骂那些不正派的女人,太难听了。”我很尴尬地解释了我的词义,虽然俺们的“彪子”不是夸人的词,可也绝不是那个意思啊!但她还是不能容忍。 

     不知不觉,时代在进步,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其中特别明显的是我们的城市涌入了很多外地人,在公共场合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南腔北调已经超过大连口音。而大连的孩子普通话说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,记得儿子大宝上幼儿园时,可能是长托的关系吧,受老师教化多,一口一个普通话,我送外号“王普通”。孩子们不太会说老辈的方言了,音调倒是基本保留了原味,但词汇消逝了很多,比如我们小时候叫肥皂“胰子”、叫收音机“戏匣子”、叫连衣裙“布拉吉”、叫衬衫“晚霞子”、管土气的人叫“老卡”。旧的去了,新的也来了,比如,我记得清清楚楚以前管“什么”叫“恨么”(“恨”要轻读,一带而过),现在经常说成“啥”,以前的“你干恨么呢?”就成了“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  奇怪的是,方言被点滴融合的今天,人们却对它产生了新的认识和感情,从网上“五年四班”的大连话配音到“道牙子”的搞笑对话,都可以看出大连人对自己的方言的认同和归属感。

      实际上,也不只是大连话,东北话、广东话、上海话、四川话、湖南话……电视上用方言演播的栏目遍地开花,也广受欢迎,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效果。方言,并不显得四分五裂,反倒给人以百花齐放之感。

     一种方言总有一种文化背景,某个地域的文化不用其方言就表现得不那么地道,各国语言也就是更大范围内的方言吧,要想彻底征服一个地方,仅仅用武力占领是不够的,语言的同化才是切断其血脉的利刃。都德的《最后一课》里,德国占领下的阿尔萨斯的一所小学校被迫改教德文,镇上的居民以同上最后一堂法文课来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。当年日本占领大连之后,学校也要教日语,很多受过教育的老大连人日语都相当不错。外来文化可以用语言进行同化,我们可以用语言保存自己。

      当一个人身在他乡的时候,一句方言足以使你倍感亲切,你能从那么多的声音中一下子就分辨出乡音,家乡的山水不能伴你远行,但熟悉的语音、词汇也可以使你沐浴在乡情里。

      文化的多样性才使得我们的世界精彩纷呈。原来,只求共性,整齐划一未必可取,我们的社会需要个性,大到全球,小到个人,个性的魅力永存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